jin紫水晶

好美啊,陈队长美颜盛世😍😍😍

花雕酒与格瓦斯:

yuhane:

39集處花太美。(擦鼻血)

截圖太多分開發(◍˃̶ᗜ˂̶◍)ノ"

太帅了

等喋分不清:

20160914NY EWR出发高清9P。

每次在机场都仿佛是在欣赏他的一场时尚大秀,如此简单的搭配也让他穿出了独特的味道,真赞!!!

PS:图片禁一切。

处花太美,甜度太高,每天诱惑我😘😘

李姓小甜草♡:

面对老毕时的处花。

😳😳想娶他可以吗

花雕酒与格瓦斯:

哈哈哈哈哈虽然作者说纯属娱乐 但我们深深是真的有钱 毕竟老毕养着他🙊🙊🙊 cr logo

亲亲小凡宝宝😘

Accompany_李易峰资源站:

【小陪伴分享】《青云志》第二十八集的亲亲小凡   

[图片各种禁·转载请注明出处](截图修图: 沐沐)


《麻雀》宰相篇 陈深、毕忠良、宰相的三人博弈

乖乐乐:

  陈深在宰相被捕后,目标就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救出宰相。毕忠良怀疑陈深,但是因为陈深是他的左膀右臂加上割头兄弟,所以只要没有抓住确切的证据,毕忠良不会对陈深下死手。他想要知道谁是麻雀。宰相的任务就是启动陈深,她只要把信息传达到并且看到任务顺利进行,就已经是赢家了。


  这三人目标不同,宰相是最大赢家,因为她完成了目标激活了麻雀陈深;毕忠良虽有怀疑,但还是把陈深留在了身边;陈深失去了嫂子。在宰相篇中,三个人是如何互相博弈的呢?


第一场,宰相被捕


  当宰相和毕忠良在门口碰上的时候,宰相没有继续往出走,而是转身往楼上走。一方面是因为她知道毕忠良肯定已经在门口设伏了,第二是从二楼应该有其他通道能出米高梅。宰相的平静是优点也是破绽,相较于一个普通女子,看到一大群人忽然冲进来,她的反应太风平浪静。但是这应该不是她被注意的主要原因。在公告栏上,和麻雀的接头寻人启事里,其实已经描述了宰相今天的衣着特征。她的装扮注定了她迟早会被发现。毕忠良眼神非常好,马上就下令抓她。


  当看到宰相跑上了二楼,一直注意事态发展的陈深没有和众人一起追上去。熟悉米高梅地理位置的他迅速绕到了舞厅外,想从其他出口接应宰相。但是还是慢了一步。当看到毕忠良看过来,虽然他脸色还是不能控制的惨白,但是表情已经迅速调整到了玩世不恭的微笑。不过他下意识的过去捡枪,和原著中捡宰相的遗物一样,让毕忠良感觉到了不对劲。再加上陈深出现的地点和时间和宰相接头时间一致,这很自然的会让多疑的毕忠良开始在内心有了疑问。


第二场,医院爆炸


  宰相被捕后,陈深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怀疑,所以他没有直接去看宰相的情况,而是回到住的地方伪装的像往常一样。他很清楚自己现在要想不被抓住明显的破绽,只能按照过去的习惯行事。透过毫无心机的扁头,陈深搞清楚了宰相现在的基本情况,并且借着买早餐的时间,拿了雷酸汞。为什么他这么早就想到搞炸弹了呢?第一,因为他很了解毕忠良,知道自己在被怀疑的情况下,是没有和宰相单独说话的机会的。他需要自己创造机会和宰相独处,而这个机会必须是看上去很偶然发生的。第二,毕忠良手下没很多好用的人手,陈深猜测隔离自己和宰相的人会是伍志国。第三,陈深早就搞清楚了76号所有人的背景,伍志国有拿到炸弹的途径。至于第四就是巧合,刚好伍志国的表亲戚被安排在医院的其他楼层巡视。


  为什么一定要设炸医院找串供机会的局呢?因为陈深已经被毕忠良怀疑,如果毕忠良一旦知道两人说过话,那么必然会追问说过什么,然后去向宰相求证。如果两人口供不一样,那就都玩完了。到了医院,伍志国让陈深去给毕忠良打电话,是因为毕忠良给他的任务是不能让陈深和宰相独处。他这句话其实也是试探,如果陈深要求和宰相独处,那他就能趁机找到陈深的破绽汇报给毕忠良。但是陈深因为早就知道自己被怀疑,不能和宰相独处,所以顺势出去打电话。同时通过打电话,一方面通过电话预估毕忠良到达医院的时间,另一方面要观察医院地形,卡着毕忠良到达的时间安放炸弹。观察过情况以后,为什么陈深第一个和第二个炸弹的方式放的不一样?主要是因为陈深想要伪装成不同的人放置的。按照常理推测,如果是一个人放的炸弹,因为习惯不同,所以没必要想多种手段。陈深成功的赢得了和宰相串供的时间,而毕忠良怀疑加深,但还是没有抓住陈深的把柄。  


第三场,审讯宰相


  在看几个嫌疑人的时候,毕忠良问陈深的想法,陈深让随便找一个人交差。而且因为注意到小平头认出了自己,所以陈深主动说出了和宰相说过话。他告诉毕忠良的,也是他和宰相的串供内容。这样做虽然会有些做贼心虚的意味,但是陈深没有更好的选择,因为第一,就如毕忠良后来说的,别人告诉我的能和你告诉我的一样么?毕忠良在乎的是陈深是否主动向自己坦诚,第二,如果选择后面毕忠良问起来再说曾经和宰相说过话,显然不合适。因为米高梅所有和宰相说过话的全都当做嫌疑人抓起来审问了,陈深曾经出现在米高梅并且和宰相说过话这个事陈深是躲避不过去的。宰相身份重要,需要给李默群交代,不是平时像安六三这样的小鱼小虾,陈深如果完全把自己置身事外是不合理的。所以虽然会加深毕忠良的怀疑,陈深还是以当时能选择的最好的时机抢在小平头前面说了。其实这种情况下,说或者不说毕忠良都会因为两个人说过话怀疑陈深,只是程度会随时调整罢了。按照陈深过往的行为,他虽然有时候胡闹任性,但是度都把握的非常好,对事情的处理从来都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如果一直不说,然后被老毕发现了问他,是和他知轻重的性子不符的。


  串供的花絮已经出来,我们都知道陈深和宰相的串供内容里,并没有指认陈深是麻雀这一句。这应该是宰相看到陈深被怀疑,下的一步险棋。但是毕忠良何其老谋深算,他从米高梅就开始怀疑陈深,怎么会这么简单就相信宰相是真的在指认陈深?所以毕忠良站在陈深就是麻雀的立场,推测了一系列事件的过程,他一边说一边观察陈深的反应。如果这个时候陈深露怯了,就说明他的猜测是对的。如果没有破绽,也只能说明这一次还是抓不住陈深的尾巴。陈深虚张声势理直气壮的怼了毕忠良,然后符合ptsd的人设爆发了,毕忠良一时被震撼到,或者念了旧情,暂时放了陈深一马,让他先离开了。


第四场,试探陈深


  在得到李主任的指令,转移宰相到南京后,毕忠良用这一趟押运给怀疑的陈深设了局。如果陈深选择和宰相一起,背叛自己,那就只能自断臂膀杀了陈深。如果能放下宰相回到自己身边,那不管陈深你是什么身份,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另外,唐徐二人毕忠良也打算顺手解决掉。毕忠良让陈深去买押送宰相的火车票,而且只有陈深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如果路上出问题,那么陈深肯定有问题。押送人选谁呢?如果路上没有出问题那最好。如果路上出了问题,唐徐二人是李默群的人,他俩就可以因公殉职,顺理成章的铲除李默群安插的势力。徐碧城和唐山海的出现,以及徐碧城和陈深之间不可言说的暧昧关系,让正在怀疑陈深的毕忠良敏锐的察觉到有问题,于是调查了唐徐二人。陈深看到柳美娜拿着唐徐二人的档案,迅速翻了一下,得到了两个信息,第一,毕忠良查了这两个人的信息,肯定知道了徐碧城和自己的师生关系,第二,徐碧城的结婚时间和让自己等她的时间间隔太短,这场婚姻有猫腻。但是陈深没打算这时候和毕忠良坦诚师生的事,因为这件事相比较宰相的事是无关紧要的,以后在毕忠良怀疑徐碧城的时候,也许可以拿出来坦诚以减少怀疑。


  陈深和毕忠良很像,都能把有限的条件最大化的利用。当看到徐碧城因为临时的任务回去拿衣服,陈深马上知道毕忠良设了局试探自己,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车票,路上出问题就只能是自己的问题。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陈深还是准备将营救计划进行下去。不过他把放跑路船票的公文包换了个地方。这个地方选的很妙,在衣柜上面,而不是看上去好像会放重要东西的抽屉暗格。这可能瞒不过毕忠良,但是拖延一下其他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没想到李默群的插手让计划发生了变化,陈深没办法自己回去处理公文包了,只能打电话让李小男帮他把公文包拿出来。因为他知道,毕忠良虽然怀疑自己,但是不会直接撕破脸抢了公文包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只要李小男能看住包,就还能藏住自己的尾巴。这有冒险的成分在,但是陈深已经打算孤注一掷了。


  在这里,毕忠良为什么要选择让陈深替换了唐山海呢?第一,毕忠良知道公文包的事,他不给陈深回去拿包的机会,可以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陈深忽然拿包是有什么打算。第二,毕忠良怀疑陈深有问题,和宰相之间有问题,和徐碧城之间也有问题。那么具体是谁有问题呢?毕忠良不确定,所以把他们放一起执行任务观察最好。如果路上乱了,陈深有问题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徐碧城如果不和陈深搀和这事,那她就会如实向自己汇报。怎么才能很好地把控路上的情况?毕忠良选择了明处暗处都安排了人跟着。出问题,马上都杀了以保全自己。


第五场,营救宰相


  宰相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虽然一直不出声,但是旁观的她实际上已经察觉了陈深被毕忠良怀疑的事,所以趁陈深支走了徐碧城,开始对他进行思想教育。不过陈深因为哥哥的遗愿,和对亲人的爱,所以没办法放下宰相不管,所以还是固执的打算拼死一试。陈深很了解毕忠良,在自己被安排上火车以后,陈深就已经开始安排后面的棋该怎么下了。他派手下封锁了这一段车厢。这一举动表面上看是为了看守好宰相,实质上是想看毕忠良对自己设的什么局,会不会在暗处安排人。想搞暗的?就让明处的人和暗处的斗一斗。事实证明,毕忠良果然有后手,在暗处安排了人。暗处的人因为不能表明身份,和明处的人起了冲突。陈深在双方打起来的时候,马上让自己的人撤了。第一,他还是听进去了嫂子的话,打算不再把自己人牵扯进来了。第二,现在自己的人还可以隐藏在暗处人的混乱中,但是对方人多势众,一旦揭开双方的身份统一战线,那么自己的人很快就会暴露。陈深把嫂子和徐碧城带到安全的地方,一边给毕忠良打了电话汇报情况,一边悠闲的看两帮人火拼。


  陈深的开车技能爆表,一个人甩掉了两车人,然后略施小计把徐碧城赶出了计划。宰相早就知道陈深的计划,所以为了让他安心执行任务,她偷了徐碧城的枪时就已经下了自杀以保全陈深的决心。看到关卡被毕忠良封锁,陈深和宰相都知道,已经没有下一步棋可以走了。宰相准备自杀,但是被追兵打断,她马上改变策略假装挟持了陈深。这样陈深抛下徐碧城也可以甩锅自己挟持了他。宰相这时候其实也是有些拿不准陈深的打算的,因为如果再回到车上,就又回到了最初的死局。还好徐碧城打断了二人进入车里面的动作,表示自己愿意代替陈深成为人质。宰相没有给陈深别的选择,只有两个人一起死,或者陈深自己活下来。宰相趁机假装体力不支,陈深自然知道宰相这是在给他台阶,于是顺着对方的意思反手拷了宰相。宰相这时候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终于还是按下心决定继续潜伏下去了。


第六场,宰相之死


  宰相被枪击的这一段,陈深、宰相和徐碧城有种很微妙的感觉。陈深其实已经死了要救宰相的心,也知道了宰相很快会死,但是即使知道了他也没办法不难过,于是心理压力太大身体上有些扛不住了。他没掩饰自己身体不舒服,因为他不确定万一看到宰相牺牲自己会有什么表现。徐碧城女人的直觉让她感觉到陈深和宰相之间关系很特别,她为了让陈深心里舒服点,所以把宰相放出来让她透气,给了两人最后一点接触的时间。杀手出现的时候,宰相是第一个感觉到的,因为瞄准的就是她。第二个发现的是陈深,第一个是因为他知道随时宰相都可能会被灭口,第二是他毕竟上过战场,对这些反应也比一般人要快。


  宰相死后,陈深第一反应是要杀了杀手为宰相报仇,但是拿着枪的陈深硬生生忍住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开枪。因为他之前一直就“不能”开枪,现在也不能开才是符合人设的(但是他既然举枪了,有很大可能他本身是可以开枪的,不能开枪是个掩饰),而且就算是什么时候暴露出自己能开枪了,也不能是为了宰相。因为陈深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宰相会让他的内心波动到开枪的程度,对毕忠良而言,陈深可以会开枪,但是不能因为是宰相所以会开枪。放下枪以后,陈深抱着一点期望看徐碧城,希望嫂子还活着,但是希望被打破了。在证实了嫂子死了之后,陈深的表情像是个失了守护者的孩子,感觉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为了掩饰情绪,陈深仰着头憋眼泪。最终没能扛住心理和生理的打击晕了过去。


  在医院醒来的陈深,眼睛里已经完全没了悲伤。他在观察了环境以后,简单的和徐碧城了解了一下情况。在看到毕忠良和唐山海出现的时候,陈深对唐山海的挑衅在我看来是很有意思的。第一,试探一下唐山海,看他对二人的关系有多在意,结婚有几成是真的感情。第二,给毕忠良露个破绽,加深毕忠良对自己和徐碧城之间关系的猜测,方便之后出了问题随时坦诚以补上漏洞。


  陈深接下来和毕忠良的聊天,直接盯着毕忠良问是谁杀了宰相,陈深有暗示的意思在,我自己不会杀宰相,南京这边马上要接手自然也不可能杀宰相,知道接头地点的只有你和南京这边,你说是谁杀了她?为什么要杀她?毕忠良不确定陈深知道多少宰相的事情,所以把问题又抛了回去,你觉得是谁?他知道陈深猜出来是自己干的,但是陈深会为了宰相和自己追究责任么?宰相会告诉陈深多少自己的事?陈深看了一会毕忠良,终于还是移开了目光,表示反正人已经死了。陈深的意思是告诉毕忠良,这事就算过去了,我不追究了,不会为了她背叛你。


至此,毕深两人的关系才回到原先的轨道。

76号餐桌上的波诡云谲,高潮迭起的麻雀第十集

小怪兽与喵喵球:

        短暂的平淡后,我们迎来了高潮迭起的麻雀第十集,这段李默群寿宴对手戏,真是波诡云谲,惊心动魄,让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这段戏里毕深的情谊:
        首先,抛开我的毕深滤镜(咦,我最近为什么抛开了还是觉得都是糖,都是海飞的错。)
        陈深让老毕先带他去敬酒,就表示他在向老毕臣服,我是你的人,带我去替你分忧吧。而老毕马上说,还要赶在唐山海之前。这里是很有学问的。
        陈深是老毕的爱将,但他不够资格进小黑屋陪大佬喝酒,必须老毕带他进去,老毕能带他进去,是大佬给老毕面子,他进去,是给老毕撑场面,他不是陈深本人,而是代表了七十六号这个群体。
        这里可以看到,唐是李安排在76号的钉子,毕如果臣服于李,应该带唐去敬酒,但毕和他的兄弟陈深牢牢的把握着76号,并不愿意服软带唐进去。
        大家注意,这里唐如果懂规矩是不能说自己要去敬酒,他去是借用了徐碧城的裙带关系,这是要越过他的上级,是非常不懂规矩的行为。(当然他是为了支开老毕)。试想,他可以越过他的领导去见敬酒,那么是不是说明他也可以借李默群的势力不把毕忠良放在眼里?是不是可能还打小报告。所以,即使唐不是军统,他这个身份也非常危险,老毕和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平相处。
        现在陈深进了小屋,大家注意看,李易峰全程是躬身坐在凳子上的,坐姿前倾,这是下位者的坐姿。
        我相信这不是陈深第一次去敬酒,他表现得恭敬又轻车熟路。一开始陈深虽然敬酒,但并没有表现得情绪很紧张,这说明他不是第一次出席这个场合,我不是第一次敬格瓦斯(唐出场那次也是),他泰然又恭敬的端起了格瓦斯,准备说祝词的时候,李突然发难了,他说:“剃头匠陈深,你用这个敬我。”
        注意这里没有叫一队长陈深,这说明了三点:
        一是陈深第一次见他说自己只会剃头,他表示你的底细我晓得,我记得你,你在我名单上(对小人物这是示恩又示警)。
        二是表示我知道你溜号不干正事,我在76有控制力,老毕你破格提拔他做队长,有点用人不明。
        三是说陈深你不给你的上级敬酒,你不懂规矩,一个人没有能力可以,但不能不懂事。陈深你让老毕宠的不懂事。老毕你是不是自己不懂事。(老李今晚对陈深发难,打击的却是老毕,你要对付一个难缠的对手,先要砍掉他手足。)
        这里大家注意,这时候李突然发难,陈深的第一反应是去看毕,这一点非常重要,说明他完全明白自己为什么受到敲打,很提毕担忧。
        毕感受到了上级给的压力和难堪,毕这时候可以做两件事,一是逼着陈深喝酒,二是自己喝下去。喝了就是服软,要么自己服软,要么一起服软。正常这种情况,都是第一种方式,但老毕一时间站起来,弓着背和膝盖,表示要自己喝,给领导面子,这里他没有选择为难陈深,真是爱护很深。
        一般这种情况下,老李应该默认同意。陈深说句抱歉也就过去了。但老李一方面安排了人进76号,一方面不满老毕功高震主,决定一定要给他难堪。他很不高兴的表示不同意老毕喝,把球踢了回来。
        陈深这时候骑虎难下,喝了,不光是服软,也是让他的领导毕没有面子,不喝,老李那里又过不去。他只好开了个玩笑,耍了个无赖,讨好的说,我一会滚出去。类似您大人有大量,把我当个屁轻轻放了。这是把球踢了回去。
        这个回复很巧妙,丢自己的脸,但不肯让老毕为难。老李如果继续逼迫他,那老李就是和小人物一般见识,如果放过他,又达不到敲打老毕的目的。
        老李不愿意表现得没有风度,但又不想放过敲打毕的机会。所以他借汪先生说事,又说不阿谀奉承的人应该重用。这里都是反话。他说的是陈深,实际还是指责老毕不把上级放眼里,威胁着这种人得不到重用。
        老毕借坡下驴抓紧敬酒,陈深和老毕都以为这场难堪过去了,但没想到老李出了门,又提滚出去的事,这个时候,他就是要当众打击陈深来打老毕的脸。要让所有人知道,我老李是主人,你们都是我的狗。我想给你们面子你们就有面子,我今天就是要打你毕忠良的面子。
        所以这时候最难看的是老毕。陈深应对不好,当众没脸,就是老毕没有脸。
        这时候陈深主动站出来,拿了个苹果,说,这就是我,你看,他滚出去了。这是告诉大家,主任喝多了,我们闹着玩呢,这个就是主任跟我这个小辈开玩笑。这才下了台。
        可以说,老李今天晚上是隔山打牛,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看着是为难陈深,实际是敲打老毕。
        而陈深和毕忠良相互扶持艰难过关。这才是真的官大一级压死人。
        这场戏里,有汪伪政治斗争的残酷,也有毕深间深厚的情谊。做哥哥的心疼弟弟,始终在替弟弟缓颊。做弟弟的,牺牲尊严也不肯让哥哥为难。陈深能为毕忠良这样,一心辅佐不求上位,这是男人之间的恩义,他两是有真感情的。
        这场戏里,王老师是绝对的主角,所有人都是给他配戏,都要被他的气场碾压,因为他的地位使然。任何人妄图不被压制,都是乱演。我欣喜的看见,所有人都在点子上。
        有人问我,是不是毕深联手很厉害。我想说,如果你两联手就让你两的上级在这种场合不顾脸面打压,而又没法对你两造成实际伤害,那么你自己说自己牛逼不?
        毕忠良和陈深,把76号经营的铁桶一般,二队队长一直空缺估计经常死人。。。你们说他两厉害不厉害?
        明天继续分析陈深和毕忠良有趣的共生关系。敬请期待。
       

喜欢这套图

Accompany_李易峰资源站:

【小陪伴分享】《麻雀》第三、四集的陈深队长

[图片各种禁·转载请注明出处](截图修图:实习小陪伴 沐沐)